联系方式
  • 咨询立案科:0579-82339596
  • 案件审理科:0579-82339596
  • 组织宣传科:0579-82339696
  • 行政秘书科:0579-82339967
  • 传 真:0579-82339718
  • 邮 箱:jhzcw@vip.163.com
  • 网 址:http://www.jinhuaac.org
  • 地 址:金华市双龙南街1151号丽晶国际大厦9楼
文化园地
浅谈对保险人履行保险合同免责条款明确
发布者:管理员 发布日期:2016-08-03 浏览次数:1203 分类:文化园地

随着我国保险业的迅猛发展,保险合同纠纷仲裁案件也日益增加,其中因保险人未就保险合同中免责条款作明确说明而引发的案件占有一定的比例。我国的保险合同通常采用书面的格式化条款,格式化条款是由保险人一方提出的,投保人只能概括地表示接受而与保险人订立保险合同。因此保险人在订立保险合同过程中处于优势地位,同时因保险人有较丰富的实践经验,可能事先拟订一些不利于被保险人的格式条款,为保护不特定多数投保人的利益,相关法律规定保险人对保险合同条款负有说明的义务。在订立保险合同时,保险人应当向投保人说明保险合同条款的内容,特别是保险合同中规定有关保险人免除责任条款的,保险人应当向投保人明确说明。我国《保险法》第18条明确规定:“保险合同中规定有关于保险人责任免除条款的,保险人在订立保险合同时应当向投保人明确说明,未明确说明的,该条款不产生效力”。在此,如何正确理解和适用“明确说明”义务是客观公正审理保险合同仲裁案件的关键所在。

2000年1月21日最高人民法院法研 (2000)5号批复对《保险法》第18条规定中的“明确说明”作出明确解释,即指保险人在与投保人签订保险合同之前或者签订保险合同之时,对于保险合同中所约定的免责条款,除了在保险单上提示投保人注意外,还应当对有关免责条款的概念、内容及其法律后果等,以书面或者口头形式向投保人或其代理人作出解释,以使投保人明了该条款的真实含义和法律后果。据此,笔者认为,应当从以下四个方面入手:

一、弄清“明确说明”义务的履行标准。保险合同中免责条款的“明确说明”,不仅要求保险人将免责条款的内容明白无误告知投保人,而且要求保险人将免责条款的含义及后果明确、清晰地向投保人解释清楚直至投保人完全理解为止。保险合同中有许多免责条款所使用的保险业专业用语,具有特定的内涵与外延,如果没有专业人员的解释,投保人往往很难理解。如果投保人不能理解免责条款的含义,也就无所谓对免责条款的判断和承诺,那么该免责条款也就不能产生效力。对于免责条款,不能认为投保人是可知的或推定其已知而认为无须再向其做“明确说明”。免责条款是保险合同的重要组成部分,而对免责条款的“明确说明”则是免责条款生效的前提和基础。实践中对明确说明义务的履行标准存在不同看法,中国人民银行1997年发布的《关于在机动车辆保险业务中对明示告知等问题的复函》认为,保险人印刷了免责条款,就是履行了明确说明义务。投保人签字确认,就视为对免责条款的认可、接受。而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关于对保险法第十七条(现18条)规定的“明确说明”应如何理解的问题的答复》(法研【2000】5号)则认为,明确说明“是指保险人在与投保人签订保险合同之前或者签订保险合同之时,对于保险合同中所约定的免责条款,除了在保险单上提示投保人注意外,还应当对有关免责条款的概念、内容及其法律后果等,以书面或者口头形式向投保人或其代理人作出解释,以使投保人明了该条款的真实含义和法律后果。”这一答复对明确说明的履行方式确立了三方面的标准,其一是“明显的提示”,即在保险单或其他保险凭证上对有关责任免除条款作出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提示;其二是“明确的解释”,即对责任免除条款的概念、内容及法律后果等,清晰明白地向投保人解释清楚;其三是“投保人确认”,即投保人确认其对责任免除条款及其解释进行详细了解并已清楚明白其含义、知晓其法律后果。《最高人民法院公报》2007年第11期发布的杨树岭诉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天津宝坻支公司保险合同纠纷案,关于明确说明义务所确立的裁判要旨与《关于对保险法第十七条规定的“明确说明”应如何理解的问题的答复》精神是一致的,实践中可予参照。

二、把握“明确说明”的形式要求。免责条款的“明确说明”,法律没有规定具体的方法与形式,因此“明确说明”既可以采取口头说明也可以采取书面说明,还可以采取其他形式如视听资料等。由于对免责条款的“明确说明”不是保险合同的组成部分,因此笔者不赞同现在大多数保险合同无论是否有免责条款均在投保单的尾部采用“声明”或“明示告知”的形式,因为这样容易使投保人将“明确说明”的内容与合同的内容混淆起来,不能突出重点,故建议对“明确说明”采取独立的书面说明并由投保人签名的形式。也就是保险人应当将免责条款的说明内容以及相关的法律规定单独印制,交由投保人阅读清楚后签名存档。

三、把握明确说明义务的证明标准。如果保险公司仅提供具有明显标识免责条款的投保单,投保人在印有格式条款的投保单上签名,只能证明免责条款已提示投保人注意,却无法证明保险公司对免责条款概念、内容及法律后果等作出了明确解释并使投保人明了。但是,如果投保单上的免责条款有明显标识,并且投保人在投保单上明确声明“保险公司对免责条款的内容和涵义已作了明确说明,投保人也已知免责条款的内容和涵义”等内容,或者将投保人已经了解有关免责条款内容的声明单独印刷并由投保人签字或盖章,一般可以证明保险人对免责条款已尽了明确说明义务。当然,保险人是否履行明确说明义务,是需要证据证明的重要事实,每个案件都会有不同的证明手段与不同的证明标准,这是需要仲裁员自由裁量的事项,不能固定化地理解为只有采取某一种手段才是“明确说明”。如投保人虽未作出已了解有关免责条款内容的明确声明,但保险人有其他证据如音像资料、证人证言等证明其已履行明确说明义务的,也应予认定。总的来讲,“明确说明义务”是保险人须“作为”的义务,且是合同法意义上的严格责任义务,其证明责任应当由保险人承担。关键要看其提供的证据是否达到“高度盖然性”证明标准,对此,还应当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六十四条的规定,在遵循仲裁员职业道德的前提下,运用日常生活经验法则与逻辑推理,进行综合判断。

四、注意特殊情况的处理。审理保险合同纠纷案件中常常会发现投保人不诚信的情况,例如:有的投保人只提供保险卡作为证据,故意不提供《投保单》、《保单》、《保险合同》、保险发票等证据材料;有的投保人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为醉酒驾车,严重超速、超载等,其违章行为属于常识性错误且性质属于故意而非过失;还有的投保人在事故发生后,明明是次责却与受害人进行恶意串通后承担主责或共同责任,通过调解或和解转嫁或加重保险人的责任。笔者认为实践中有必要在案件审理时加以区别对待:凡故意不提供《投保单》、《保单》、《保险合同》、保险发票等原始证据致使无法证明具体投保何种险种的,由申请人负举证责任,并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凡属故意而非过失性的严重违章(如醉酒驾车、严重超速、超载等)的事故责任者,以保险人未对相应免责条款作明确说明为由请求赔付保费的,可视情不予支持;凡存在与受害人恶意串通,通过调解或和解转嫁赔偿责任或加大保险赔付责任的,可视情对加重部分不予支持。 (作者:曹红光)